楚徯

日推 火有||刺客列传 执离||法医秦明 杂食||心理罪 邰方||九州天空城 逸真/秦方||红色 官配||全职 修伞修||古剑二 谢乐||仙四 云紫/霄青||仙五前 紫红/承轩||网配 风华无双||独闯天涯 风流||洼田正孝||山田凉介

古剑二/谢乐谢*二百字微小说

专业课恨我:

 @路德维希 迟到生贺,如果你猜到我是谁……请不要说出来。


*题目出自二十字微小说


*其实根本也不止二百字


*一堆乱七八糟的脑洞和奇怪的梗


*小学生文笔




Adventure(冒险)


蓝衣白褂的锦衣少年紧了紧身上的包袱,回过头对他生活的繁华都城说道:等我找到传说中的大偃师就会回来!


他神采飞扬、意气风发,仿佛笃信这多年的美梦即将成真。


 


Angst(焦虑)


“那机器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窝在他怀里的孩子好奇问道,琥珀色的眼睛里全是期待的水光。


他有些无奈地搂了搂自己年幼的学生,却还是耐心地同这小家伙解释起来,“机器人虽然和普通人类看起来一模一样,但是……”


他停住了,好像对接下来要说的话产生了一丝无措的迷茫与犹疑。


还是孩童的乐无异不解地抬头看向自己的家庭教师。


“……但是,机器人是不会做梦的。”


 


谢衣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十年没有做过梦了。


 


*《机器人会梦见电子羊吗》是PKD的科幻小说,探讨人与复制体的关系及“人”的界定,后来被改编成电影《银翼杀手》。


 


Crackfic(片段)


乐无异手中的枪对准了对面而立的男人的眉心。


 


「孩子,你是不是迷路了?你叫什么名字,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那个男人始终闭着眼睛不去看他,始终沉默着并不理会他的质问。


 


「好孩子,一别经年你已经长这么大了。」


 


他握着枪的手一直在微微发抖,他当然害怕,却并不因为他从未用过这种致命的工具,而是害怕面前男人的回答会击碎他长久以来的追随与信仰。


 


「无异,我相信正义,相信良善,相信生命的高贵与可能性,即使它们在很多时候脆弱得不堪一击。所以我从未后悔成为一名警察,这些美好而微弱的东西值得受到保护。」


 


他紧盯着对面的人,慢慢地扣动扳机,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的问题,他问得如此缓慢,放佛每一个字都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请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警察谢衣,还是内鬼初七。” 


 


Crime(背德)


 观众席涌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毕竟各位绅士淑女也未曾料到这位年纪轻轻便得诸多音乐家垂青、有幸进入蜚声国际的音乐厅举办自己首场演奏会的青年小提琴演奏家,会选择这样一支调情小品般的小夜曲作为开场曲目。


 


——爱的礼赞*。


 


但台上青年动情的演奏很快便令窃窃私语的观众安静下来。


他双目微阖,演奏的双手轻缓有力,身体随着旋律优雅、小幅度地摆动着。E大调上的高音犹如情人间饱含爱意的絮语,随后是暗含一丝嗔怨与惆怅的G大调似在责怪深夜的道别,最终这旋律在微妙复杂的变奏中圆满落幕,而这对有情人也在经历了各自内心的反复纠结后终成眷属。


 


一曲终了,观众们从柔美深情的音乐中惊醒过来,掌声四起。


青年演奏家似乎并没有太欣喜若狂,只是安静地微笑着回以礼节性的鞠躬。


 


这么多人惊叹于资历尚浅的他的音乐才华,却无人知晓这不过是一曲未能送出的情歌,一首再无可诉的情诗。


 


今年是他的授业恩师因那场不公正的审判失踪的第七年。


 


*《爱的礼赞》为作曲家埃尔加送给未婚妻爱丽丝的订婚礼物。


 


Crossover(混合同人)


 乐无异逗完鸽子回到广场边的长椅时,看见谢衣正在看书。他悄悄凑过去,勉强辨认着满页对他来说稍嫌艰涩的德文字母。


“苏格拉底的申辩*。”看似心无旁骛的谢衣轻笑出声,主动报了书名。


“苏格拉底?啊,老师,你还爱看哲学啊?”被揭穿的乐无异也没有害羞太久,在心底小小自嘲了一番没文化之后,绕过椅背坐到谢衣身边,并且直截了当地表达了自己对谢衣的崇拜,“老师真是博学。”


谢衣为人谦逊,但对自己得意门生的称赞却很是受用,他笑着伸手揉了揉乐无异的脑袋,看着那张明亮的笑脸,若有所指地说:“无异,在某个意义上来说,音乐和哲学一样,是对人类灵魂的关照。一天到晚只是练习小提琴可不行,为师觉得,你确实该好好补习文化课了。”


这话说得乐无异心里一阵发憷,一边点头称是一边问谢衣那本书都讲了些什么来转移话题。


“苏格拉底是一位古希腊哲学家,却不为自己的城邦所容,因诬告而受到审判。这本书是由他的弟子柏拉图记载的他在审判时的自辩。”


“后来呢?审判结果是什么?”


“死刑。”谢衣顿了顿,“他申辩自己并无过错,也不愿意为了求生而妥协退让,放弃自己的信仰与立场,最终还是被陪审团判了死刑。行刑前,他的弟子想帮助他逃亡,也被他拒绝了,这种亵渎律法、违背自身原则的生存之法并不是他想要的。在弟子柏拉图以他之名写下的无数名著里,最有名的大概就是苏格拉底对于何为正义的辩论吧。”


大约是话题有些沉重,乐无异听完并没有接话,谢衣于是笑了笑,语调轻松地接着说,“其实准确地来说,苏格拉底是因为这位名叫柏拉图的学生而流芳百世。”


“但是,柏拉图肯定十分敬爱这位老师。”


谢衣有些惊讶的转头去看乐无异,见学生正好也看着自己,目光带着不可名状的坚定与仰慕。他们注视着彼此,最终谢衣接过了话头,以十足深刻的笑意,“那,苏格拉底想必也为能有这样一位恪守师道、才华横溢的弟子而感到欣慰。”


 


*《苏格拉底的申辩》大致内容就是谢衣说的那样,YY了先哲我有罪(。


 


Death(死亡) 


庭有枇杷树,吾师死之年所手植,今已亭亭如盖矣*。


 


*出自《项脊轩志》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每次我一开始钻研偃甲,我爹就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有次还说我干脆娶个偃甲娘子算了。”


乐兄酒量真是不行,稍微喝多就喜欢胡言乱语。资深树洞夏夷则总是对此深感头痛。而某日批阅完奏章闲暇之余,他回忆起这句“胡言乱语”时,却不得不佩服前任定国公当真大智大慧,很有未卜先知之能。


虽然这已是那位偃甲谢前辈身死捐毒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Fantasy(幻想)


乐无异选择了维瓦尔第的《四季》,选择了《冬之歌》。


时而急促时而和缓的弦音犹如呼啸而过的凛冽寒风,而这位演奏者遗忘了舞台、抛弃了观众,独自沉浸在自己内心的雪原松林中。


他是如此孤单、无助,在严寒中瑟瑟发抖。


直到有人抱紧他,安抚他,那个人说,相信我,无异。


 


——老师。


——无异,音乐是什么?


——我不知道,我只是单纯地喜欢。


——音乐是艺术,是艺术家的心灵与思想。音乐就是人类灵魂的语言。


——无异,让你的心安静下来,别再彷徨,看清你自己的路。


 


——告诉我,雪原之下是什么?


——……是土地,土地。


——除此之外呢?


——是种子。是春天。……是生命。


 


——相信我,无异。我会和这些好事情一起回到你身边。


 


萧瑟的旋律染上了一点点温柔、一点点期待。大雪覆盖荒野,宁谧而又安详,曾经在心里播下关于那个人的种子终会在某个迟来的春日破土萌芽,沿着所有的欲念蔓延成庭木葳蕤。


 


Fetish(恋物癖) 


 “但我不是谢衣,”他平静地微笑着,“我甚至不是一个‘人’。”


“无异,我不会梦见电子羊,也不会梦见满天繁星,不会梦见你。”


“因为,机器人是不会做梦的。”


 


“这不重要!”


眼前的青年皱着眉大声打断他。


他的学生在生气,在愤怒,却又好像快要难过痛苦的流下眼泪来。


 


为什么要为我生气、愤怒,为什么要为我难过、痛苦,无异?


你明知道我的肌肤下是一堆冰冷的钢铁,你明知道我的思想只是一串复杂的代码,你明知道我的心脏从不能为任何人跳动。


 


然后他被搂进了一个温暖的胸膛,那里面是与他完全不同的充满规律的心脏跳动的声音,一声又一声,真实、热忱、充满活力。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的学生已经成长了这么多。


 


“这不重要。”乐无异贴着他的耳畔又重复了一遍,“对我来说,你是我的老师,你就是谢衣。就算你不是‘人’又如何,你已经比所有人都更好。”


 


“如果不能做梦,就让我成为老师的梦吧。” 


 


First Time(第一次)


静水湖。


这是乐无异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品尝谢衣亲自下厨做出来的饭菜。


各种意义上的永生难忘。


 


Fluff(轻松) 


谢衣因为多次反三行动中的出色表现,顺利升任O记督查*。


与此同时,乐无异也因出众的黑客技术受到重视,成功进入三大王牌之一的刑事情报科。


 


*O记即反黑行动科,和刑事情报科同属港警部门。


 


Future Fic(未来)


 乐无异忙于西南水利时,闻人羽来找过他一次。


她是来告别的,西北战事吃紧,百草谷再不能坐视不理,何况征战沙场、马革裹尸对于一个军人来说,本来就是最好的归宿。


“你想好了吗,闻人?”乐无异其实很理解她的想法,但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他还是问了这么一句,“战场无情,不后悔?”


“当然不会。……你笑什么?”


闻人羽有些不满地看着他。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师父。”


“无异,你还是放不下谢前……”


乐无异一脸诧异地打断了她,“你说什么啊,师父他早就死了啊。”


他将目光转向脚下的滔滔江水,那里面流动的既是生命也是灾患。


“我只是想起师父曾经说过的话,人生在世,难免有所辜负。”


说完他倾身向前轻轻抱住了闻人羽,一个来自生死之交、患难好友的拥抱——“但是,千万不要辜负自己啊,阿羽。”


 


他们最终选择辜负彼此,振翅飞向了各自的道义与理想,飞向了那些他们愿意为之恪守、奋斗一生的人与事。


从此,再无少年意气的定国小公子与百草谷少女,唯有大偃师乐无异与女将军闻人羽之名,千古长存。


 


Horror(惊栗) 


他们的重逢发生在一次被怀疑为黑社会预谋犯罪的连环车祸案件的联合调查中。


乐无异第一次看到这么血腥惊悚的案发现场,正在讲解案情的谢衣不动声色地走到他身边,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肩。


谁也没发现,他的耳根泛起了可疑的红色。


 


Humor(幽默)


分别在即,三个人心中都有些沉重。


为了缓和气氛,乐无异主动发言:闻人、夷则,不要总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这样吧,我来给你们讲个笑话。在去捐毒之前,师父跟我说,他除了偃术最拿手的就是厨艺。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笑?哈哈哈……


笑了两声,乐无异也沉默了。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谢衣的温柔就像一柄裹着蜜糖的利刃,在乐无异擅自跟踪的人转身的瞬间,狠狠地刺进了他的心脏。


 


——这里是本地区最大涉黑势力流月组的地盘。


 


Kinky(变态/怪癖)


师父似乎并不喜欢别人在晚上约他, 难道有什么私密情人?


乐无异觉得自己有些不好,于是决定今晚当一回斯托卡。


 


五个小时以后,他就会对这个决定追悔莫及。


 


Parody(仿效)


徒儿赠我一片深情,为师唯有以命相酬。


捐毒一役,黄沙葬骨,世间再无大偃师谢衣。


 


Poetry(诗歌/韵文)


乐无异去探望狱中的谢衣时,为他带去了那本《苏格拉底的申辩》。


谢衣翻开书本,在扉页上看见一行手写的汉字:


 


这个世界疯狂、没有人性,腐败透顶,而您却一直清醒、温柔、一尘不染。


愿上天保佑您*。


 


他轻声笑了,和平时并无两样,“这是找夏同学翻译的吗?”


无异被他逗得脸红,又因为他这样处境还笑得出来觉得恼怒,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而谢衣只是像往常一样摸摸他棕色的头发,对他说,“不要做傻事,相信我,无异。” 


 


*这段话是女作家乔治桑写给自己仰慕的哲学家、作家萨特的。


 


Romance(浪漫)


编花为冕,以道为媒。


传鸟相诉,执灯做引。


 


Sci-Fi(科幻)


 「我所见过的事物,你们人类绝对无法置信。我目睹那青年只身闯入从极之渊, 日月在他的头顶交替,星空在他的脚底闪耀。我看着长安种满玫瑰的花庭里,那个孩子推开透明的玻璃门向我走来。所有这些时刻,终将流失在时光中。一如眼泪,消失在雨中。死亡的时刻到了.....*」


 


面容俊雅柔和的男人轻吻手中的玫瑰,将这只全息时代极为罕有的自然花朵放在墓前,“愿你安息,我的学生……我的爱人。”


 


前来祭拜百年前逝去的AI之父乐无异的女生看着自己身边的怪人,撇了撇嘴,并没有太在意。


 


*「我所见过……」这段话出自《银翼杀手》,中间部分有做改编,2.0将无异比喻成美景。


*玫瑰花梗改自电影《歌剧魅影》


 


Smut(情/色)


【为配合净网运动,本站部分内容不予显示】


 


Spiritual(心灵) 


“请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警察谢衣,还是内鬼初七。” 


他始终没有回答,始终没睁开眼睛去看对面的青年。


一定在发怒吧,也许还会很难过。


还有谁比他了解他那傻徒儿呢?


 


抱歉了,老师。


 


他走向那个拿枪指着他的青年,他相信那孩子在没有得到答案前不会开枪,因为他亲自教导过他不可伤害任何一个良善之人。他的弟子,总是如此信赖他、敬仰他,对他的话恪守践行。所以他不能辜负自己亲口许诺下的正义。


 


“我是谢衣。”


他按下了乐无异手中的枪,对青年微笑着,一如平常。


 


从这一刻起,他只是谢衣。那是他内心所在的方向。


 


 


Suspense(悬念)


 “这件事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他自从对自身构造有所怀疑便离开了乐家,一开始是独自研究,后来不惜冒着被摧毁的风险潜入流月中心进行查证,仍是一无所获。


“现在呢,你找到原因了吗?”


与他交谈的人有着和他完全相同的样貌,但这些都只是数据模拟出来的形象,这人的肉身已被完全销毁,仅有一部分意识体残留下来,躲入这个系统中。


“很遗憾,并没有……”


他对意识体摇了摇头,脸上却没有显露出遗憾的表情,反而温柔地笑了起来,“但是我想我明白了另外一些事情。有人曾对我说,爱是不需要深究理由的。所以我想,生命大约也是不需要深究理由的吧。”


“如果,这是上天对我的恩赐,我所能做的唯有好好珍惜。”


意识体若有所思地看着他,随后挑起眉毛眼神促狭地回应道:“哦?果然是上天的恩赐,你确实该好好珍惜啊。”说完他潇洒地回身摆了摆手,身影渐渐消失在数据海洋中,“我该走了,还有,祝你们幸福。”


 


“……永别了,谢衣。——谢谢你,我的创造者。”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假如能够回到过去。


 


Tragedy(悲剧) 


谢衣只穿了一身普通的白衬衫,乐无异也是简单的套头衫加牛仔裤。他们一前一后走进教堂,面向十字架耶稣像身穿黑西装的男人转过身,在他旁边的长凳上还坐着一个独目的白发男人,漫不经心地打量着他们。


“谢衣,你很好。”站在十字架下的男人开口了,“流月三十多年的栽培养育却没想到养出了一个叛徒。”


“老师,我很抱歉,但是我不会后悔。”


“我已向警局递交辞呈,不会再参与任何对流月的反黑行动。”


“虽然您肯定不会听,但我还是希望流月可以不再参与谋杀贩毒,其他罪行与之相比毕竟是不同的,至少尚在警界容忍范围之内。”


“你以为这样,流月就能容得了你?”


“师父既然是你培养的学生,他是怎样的人你难道还不清楚?”站在谢衣身边的乐无异忍不住出言插话,引得沈夜与瞳将目光转向他。


“呵……”沈夜嘲讽地微微扬起嘴角,一直背在身后的右手突然动了,“原来如此。”


“阿夜,你……”


“小心,无异!”


瞳眉头微皱看向沈夜,而谢衣惊慌地扑向乐无异。


 


砰——!!


 


钟声响起,教堂外广场上群聚的白鸽受惊似的拍打翅膀四散开来。


 


“……师父……师父!!!”


 


Western(西部风格) 


*对不起,这题我写的其实西北风光。鸣沙山日出太美,谁看谁知道。


 


广袤沙漠的尽头泛起一层淡薄的红光,原本只是极浅的颜色渐渐热烈起来,浅红、紫红、橘红、朱红依次而起烧灼着苍穹与大地,将楮墨烧成艳丽的朝霞,将暗黄烧成明亮的沙砾。


乐无异撩起帐篷门帘,恰逢一轮浑圆的红日立于大漠尽头,整个世界都焕然一新。他曾觉得自己的师父像月亮,温柔而包容;此刻又觉得像太阳,只要有师父这样的人在,天地萧杀亦值得期待,新的日子总会到来;后来,他想,他的师父是日月星辰,也是青山绿水。


纵然古今兴废有若反掌,青山绿水则固无恙*。


——总有什么是不会死的。


 


*出自《杏庄太音谱续》为《渔樵问答》题解,这个引用算是某种程度上的曲解。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乐无异在谢衣的引荐下见到那位传说中如高天孤月般的前辈时,第一次对自己老师的审美眼光产生了怀疑。


不过这种怀疑在他听到沈夜全神贯注地演奏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命运》时烟消云散,庄严、肃穆、悲怆却不愿妥协,一曲个人心灵的苦难史在他的十指间翻滚奔涌而出。


一种与老师截然不同的魅力。乐无异在心里评价。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乐无异在沈夜家的壁橱旁看见了一副画像,那是一个极为美丽典雅的女子,墨发尖脸,眉目含情,嘴角是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身着做工精致的晚礼服,白皙的颈项间是一枚嵌着紫色宝石的蝴蝶,一看便知出生高贵。


“我的缪斯。”


沈夜的神情柔和起来,转而开始弹奏肖邦的夜曲。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不出世的大偃师谢衣在落英缤纷的长安街角遇见了一个哭成花猫的孩子;


博闻强识、声誉极佳的AI学者谢衣接受了好友后辈的请求,成为她家小公子的私人教师;


刚进警局见习的谢衣在一次任务完结后顺手帮忙送一个迷路的小男孩回家;


漂泊海外的青年音乐家谢衣大概不会想到自己离乡前在路边的随性演奏有个躲在一旁的沉默的小观众。


 


山与山从不相遇,人与人总会重逢*。


 


*欧洲谚语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乐兄又耍起了酒疯,夏夷则心很累地捂住了脸。


乐无异一改先前的羞赧,豪放地往谢衣怀里一坐,十分登徒浪子样捏住谢衣的下巴,调笑道,我师父果然是绝世美人,我真是赚到了哈哈哈哈……


谢衣先是愣住,随即皱眉,然后微笑如初,整个表情变化过程不超过五秒,但是夏夷则却敏锐地察觉到有哪里不对,自己是不是该闪避了?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对不起,这个观点我无法认同。


科塔娜*在获得教授同意后起身反驳刚刚发言完毕的同学。


在那个AI尚且只作为高等工具的时代,为AI争取人权是一件极其冒险的事情,其实直到现在,AI人权仍然是一个存有争议的话题——原谅我的题外话——而在当时,AI人权法案通过后不久,乐无异就遭遇保守派刺杀去逝足以证明这点。所以,这位同学认为AI人权法之父乐无异是为了家族及自身利益才投身立法运动的说法,恕我无法苟同。我觉得,就算说是为了爱情都比所谓的利益靠谱。


课堂气氛因为女生最后一句嘲讽剑拔弩张,虽然她确实get了一部分真相。


 


*科塔娜这个名字出自游戏《光晕》,在游戏中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女性AI。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路德维希先生觉得今天一定是被上帝眷顾了。


即使身处光线极暗的电影院,他还是认出坐在自己正前方的那位青年正是前段时间刚在德累斯顿音乐厅举办首演的华人小提琴家乐无异。不过,出于对音乐家的尊重和德国人的良好素养,他并没有打扰青年。


 


路德维希先生再次觉得今天一定是被上帝眷顾了。


即使路灯光线并不太好,他还是认出走在自己正前方的那位青年……对,依然是乐无异。想不到,他们竟然有幸同路。


 


那位青年音乐家突然停了下来。


 


前方的拐角处传出了优美的琴声,悠扬婉转、细腻动人——这支曲子不正是他刚才看过的电影里的探戈名曲吗?但是这位不知名的演奏者却将之演绎得更加温柔缠绵,这曲探戈不再是挑逗与调情,而是情人深切的思念与呼唤。


 


原本一动不动的青年音乐家迟疑地迈出了第一步,便再也按捺不住地奔向转角。


 


路德维希先生觉得自己懂了什么,好像又什么都不懂,不过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只探戈舞曲的名字应该叫《一步之遥》*。


 


*电影《闻香识女人》是一部中年与青年偶然结识共同踏上旅途、最终互解心结的励志片,其中的探戈舞插曲《一步之遥》非常出名。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徒儿真是好兴致……”谢衣伸手揽住醉酒的乐无异,“为师怎好拂逆……”


 


一阵神毁气氛的背景音乐响起,沈夜登场了。


然后他觉得自己来得不太是时候。


 


这场情欲,却是真的永远都解决不了了。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 not found 404】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他一脚踏入那片江湖,一脚深一脚浅,一脚风沙一脚霜雪,磕磕绊绊,血雨腥风,只为追逐自己心中倾慕已久的那个传说。这场追逐太久,这条路太远,久到远到他还没来得及回去那繁华的都城,自己便也成了他人口中争相传诵的传说。


史书上未能留下他的名字,我却忍不住相信他是真正存在过的,活过、爱过、然后死去,正如他总是忍不住相信那位隐于世的前朝大偃师必然在哪里存在着一样。


 


 


*冒险、死亡、剧情透露、第一次、未来、幽默、仿效、浪漫、西部风格、OOC、UST


同一世界观,原作向


*焦虑、恋物癖、科幻、悬念、原创女性角色


同一世界观,科幻架空


*片段、轻松、惊栗、伤害、怪癖、心灵、悲剧


同一世界观,黑帮警匪架空


*背德、混合同人、幻想、诗歌、大众情人、原创男性角色


同一世界观,古典乐圈架空。


 


*除了原作向明确BE,其他都算是开放结局……吧。




评论

热度(64)

  1. 楚徯专业课恨我 转载了此文字